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成人 視頻,新手必看

我是个瞎子,父母早亡,生活很落魄。

  但自从上月恢复视力后,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转变,其中最让我得意的是,就是村里很多女人当着我的面儿,脱衣自如。

  看到她们动人的身体,我心里燥热难耐。

  这不,听说村东头的刘大庆正跟媳妇儿许倩造娃,我便想去偷看一番。

  天刚黑,我把家里的门栓好,拿起拐杖,便没入到了黑暗之中。

  农村就是如此,晚上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悄然来到了刘大庆家,我趴到了门缝外。

  许倩五官很精致,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,身材更是好到了爆,那细柳儿一般的腰肢,迎风扭动,任谁看了,都会想入非非。

  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娇吟,我迫不及待地把眼睛凑了上去。

  亮堂的灯光下,刘大庆这会刚好把许倩的裤子脱掉,露出了那双迷人娇嫩的双腿,他贼笑一声,用力地把许倩的双腿扒开,露出了那一片令男人疯狂的地方。

  “撅起来。

  ”刘大庆喘着粗气道。

  “死鬼,还不快、来。

  ”许倩咯咯娇笑一声,配合地把屁股撅得老高。

  嗡。

  看到这一幕。

  我脑袋一片空白,躁动的心瞬间被点燃了。

  可惜的是,刘大庆这方面完全不行,没两三下就完事了。

  看着许倩俏脸说不出的失望,我恨不得自己上去,好好地满足她。

  许倩叹了口气,“死鬼,你不是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那药有用吗?咋越来越不行了?这咋个造娃嘛。

  ”刘大庆一脸尴尬,不断地哄着许倩。

  我以为没热闹看了,正想转身回家睡觉,但突然耳中听到了刘大庆隐隐说着我的名字,我又把耳朵侧了过去。

  “死鬼,你居然想得出这么歪的点子,跟大牛借种?要是被人知道了,以后我这张脸还怎么见人?”许倩满脸羞愤地说道。

  “媳妇儿,你听我说。

  ”刘大庆见许倩沉下了脸,急忙解释道:“我现在这个身体,你也知道的,咱们结婚好几年,医院说我有隐疾,我倒无所谓,但媳妇儿你长得漂亮,本来就遭很多女人眼红,要是被人说你肚子不争气,生养不了,那可咋办?”听到刘大庆的话,许倩莫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这两年她早就听到了些闲言碎语,起初她还不当回事,但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对她冷嘲热讽,说她生养不了,长得好看有啥用。

  在农村,不能生养可是大事,许倩就像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,片刻都喘息不过来,所以这段时间,才卖力地给刘大庆找药,希望能把他的隐疾治好。

  可到头来才发现,一切都是无用功。

  沉默了许久,许倩重重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你咋看上大牛那瞎子的?”一听他们夫妻提到了我,我瞬间来了精神。

  刘大庆尴尬地笑道:“那瞎子在村里没人管,起初我也没在意,但有一次我偷看他撒尿,那东西规模不小,我就上了心,发现他除了瞎,身体壮得跟头牛一样,他种的话,铁定能种上。

  ”“哼,看来你是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。

  ”许倩一听,瞬间有了兴趣,但又担心刘大庆生气,故作娇羞的恼道。

  我听在耳里,心底很愤怒,没想到刘大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来,可想到那火热的娇躯,撩人的嗯哼声。

  要是真摆在我面前,该怎么办?老实说,这一刻,我心动了。

  “你怎么把大牛叫过来?”许倩顿了顿,又问道。

  “媳妇儿,这事我已经想好了。

  ”刘大庆得意地说道:“邻村的方嫂,不是跟你很好吗?她最近不是寂寞了吗,想再嫁。

  你跟他说说大牛的事,然后再把大牛请过来,到时候我们一通酒灌下去,神不知鬼不觉,就种上了。

  ”“好是好,可……”许倩还有些犹豫。

  刘大庆却急了,说道:“别担心了,这事不能再拖,我可不想媳妇儿你总被人笑话。

  ”“好,好吧!不过我要看看大牛,不行的话,我可不愿意让他弄。

  ”“好媳妇儿,保证你满意。

  ”刘大庆大喜道。

  我不敢再停留,既然刘大庆已经商量好了,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。

  如此过了半个月,刘大庆果然来找我了,说是邻村的小寡妇方嫂看上了我,问我咋样。

  我知道他的真实目的,犹豫了片刻就同意了。

  刘大庆说晚上去他家吃饭,方嫂也会来,到时候让我们自己认识一下。

  到了晚上,我到他家,开门的是许倩,她热情的把我迎进了屋。

  许倩或许以为我瞎,身上只套着件低领的大背心,下摆刚盖得住屁股,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。

  我看的嗓子冒烟,但为了不露馅,赶紧装瞎充楞的喊了句:“大庆哥……”“呦,这不咱家大牛嘛,来,进屋说。

  ”她笑盈盈的,眼神儿一个劲儿的朝我身上扫,盯着裤裆的时候眼神很特别,看起来娇羞极了。

  这娘们,肯定没被喂饱过,所以那目光如狼似虎,看得我心里一突。

  许倩似乎对我很满意,态度都热情了不少。

  我别过头,生怕她看出端倪,故意问道:“那个,方嫂还没来吗?”刘大庆接过了话,说道:“大牛,你坐会,方嫂待会就来了。

  ”他给许倩使了使眼色。

  许倩点了点头,悄悄地跑了出去,过了一会儿,又回来了,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大庆兄弟,我,我来了!”“呀,是嫂子啊。

  ”刘大庆装作出门迎接。

  娘的,真当我瞎啊。

  门外哪有方嫂的身影,一看许倩,就知道她装作了方嫂,两人进了门,故意好一阵寒暄。

  我嘿嘿冷笑,刘大庆这家伙还真是为了借种想尽了办法。

  果然刘大庆一个劲地劝我酒,我虚与委蛇,很快我就装作不胜酒力,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刘大庆叫了我好几回,我一动不动。

  “媳妇儿,成了。

  ”刘大庆高兴地叫道。

  “知道啦。

  ”许倩雀跃地道:“你……你去把门栓上,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。

  ”我心里乐开了花,哼哼,待会看我不好好弄一弄许倩,让她知道我大牛有多厉害。

  我眯着眼,偷偷地观察着一切。

  许倩还是头次干这种事,一脸娇羞不已,让刘大庆在屋外守着,等到屋里只身下我跟她两个人,才放开了。

  许倩的手又滑又软,摸在我的身上,冰凉凉的,让我的心肝儿都震颤了起来。

  她似乎对我下面的玩意很渴望,把我裤腰带一解,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东西。

  “嘶,真大啊。

  ”许倩皱了皱眉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她好奇地把玩着,但我却异常的难受,下面难受的厉害,心里跟猫爪似的奇痒无比,偏偏又不能动。

  许倩不愧是过来人,深知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,她的手像是有了魔力,总能撩着我心尖尖里去。

  身体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,就在我忍无可忍想要起身变被动为主动的时候,屋外走廊传来了刘大庆压抑着的兴奋叫喊。

  “媳妇儿,好,好了吗?”“别催,我知道怎么弄。

  ”许倩别过了头去,我暗叫好险,赶紧吐了一口浊气,又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没有露陷。

  许倩回头,我眯着眼恰好能看见她眼里闪过一丝厌烦。

  愣怔了片刻,她缓缓地把衣服脱了下来。

  一刹那,我感觉眼前的景色都不一样了。

  自从上次偷看了许倩跟刘大庆造娃后,我就惦记上了她的身子,但如今就在眼前,才发现她的身子有多完美。

  上身那圆润的雪白,以及平坦的小腹,无一不是男人梦想的天堂,我脑子顿时(美女半夜情欲高涨,夹逼自慰)嗡的炸裂开来。

  这还不够,她接着又把裤子脱下来。

  我喉咙有些发干,猛咽了几口口水,心里对将要发生的最美好的事情有了更强烈的期待。

  许倩动作很轻柔,缓缓地岔开了她那双洁白嫩滑的双腿。

  唔。

  她嘴里嘟囔着一声荡人心魄的吟叫。

  我兴奋坏了,忍不住挪动了一下,她咯咯娇笑了起来,那双勾心动魄的眼眸仿佛掐出了水来,喃喃自语道:“没想到这瞎子身体这么健壮,那东西……嘻嘻,看来终于能满足我了。

  ”我原本以为她会直入正题,可她始终在我那里弄来弄去,这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你倒是进去啊。

  我现在恨极了自己装醉,否则的话,一个挺腹,就能……恰在此时,外面又传来了刘大庆的声音,“方,方嫂,你咋来了?”接着,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响起。

  “大庆兄弟?你咋站在门口不进屋呢?我来找你媳妇,她前几天神神秘秘的,说找我谈点事,我担心她出了啥事,就过来了。

  ”“啊?”刘大庆很错愕地道:“她,她……”许倩叹了口气,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,我却难受的要命,早不来晚不来,关键的时候就跑来了,现在好了,女人的滋味又尝不到了。

  “方嫂,我在屋呢。

  ”许倩穿上了衣服,看了我一眼,又把我的衣服穿起,最后还瞥了我一眼,眼神里充满了遗憾,这才扬声回道。

  “你们夫妻咋回事呢?神神秘秘的。

  ”方嫂进了屋。

  透过眼缝,我细细地打量着方嫂。

  以前只是听说过她,在邻村,方嫂的名声很大,一个小寡妇,却愿意留下来照顾亡夫的父母,这是美德。

  就连她亡夫的父母都过意不去,这几年劝着方嫂找一个。

  方嫂长得白白净净的,很秀气,精致的五官上,没有丝毫的瑕疵,她穿了一件白领的衬衫,下面穿了一条灰色的长裤,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。

  

对于孙晓芬,牛壮原本只是惦记她的身子,喜欢她的美貌。

  可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后,他发觉喜欢的更多了,还喜欢那颗金子般的心。

  越接触,他就越喜欢这个女人,心想着要是以后能一直在一起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可是这事他不敢奢望了,毕竟孙晓芬已经结婚,听说男人跟她也很恩爱。

  要不是出国打工给孙晓芬荒了近一年的地,估摸着他都没机会去‘见缝插针’。

  所以就眼前这种情况来看,他也只能去惦记孙晓芬的身子了。

  当天晚上的时候,牛壮就想好了,再拿治病的由头,去找孙晓芬。

  可还没来到门前的,他就听到了路上两个人的闲聊。

  说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芳芳回来了,原本她住南屋,南屋起火没地住,就借住孙晓芬那了。

  这让牛壮很郁闷,原本还想着今晚跟孙晓芬干点啥快活事儿,没想到有人横插一杠子。

  孙晓芬家是不能去了,牛壮只好回到自己家,躺在炕上靠脑袋去幻想……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牛壮提着草篮跟镰刀,正准备出门去割草喂牛。

  可刚开门的,就看到门前站着个漂亮姑娘。

  那姑娘可是真漂亮,大眼睛双眼皮,挺挺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儿。

  身上穿着件卡通猫的紧身小T恤,被里面那东西给撑到紧绷绷的。

  甚至仔细看的话,还能看到罩罩儿的边缘花纹,直让人担心会不会把那儿给挤疼了。

  “傻子,你还认识我吗?”漂亮姑娘开口询问,声音中充斥着一股子得意劲儿,作为全村唯一一名大本生的得意。

  牛壮挂起憨傻的笑容,“沈芳芳,破裤裆,里面藏着一个筐。

  你也捣,我也捣,捣的里面长满草。

  你也拔,我也拔,拔的芳芳要生娃……”一听到小时候不知道那个老流氓给她编的顺口溜,沈芳芳就羞的脸通红通红的。

  她还记得呢,小时候自己都傻兮兮的念叨这顺口溜,结果回家被老妈一顿胖揍。

  这都多少年没听到了,没成想这个傻子竟然还记得,而且还当面念叨出来了。

  她狠狠一把推开牛壮,然后就大方的走进了牛壮家里。

  牛壮挂着憨傻的笑容,目视着沈芳芳。

  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傻,沈芳芳就是老沈的闺女,在城里上大学。

  这不年不假的,还不是周末,再联系到昨天老沈家起火,他不能不多寻思点事。

  这时候的沈芳芳,已经走到了家里的两头牛近前。

  她捂着鼻子,显然是嫌弃牛身上的味道太刺鼻,但还是不肯离开。

  随后,她更是对牛壮说道:“傻子,你这两头牛喂的不错啊,能值几个钱了。

  ”果然,牛壮就知道沈芳芳不会无缘无故回来,更不会无缘无故登门。

  不过他依旧憨傻笑着,他得看看沈芳芳到底想怎么把这两头(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)牛拉走。

  牛壮这边想着,沈芳芳那边也没耽误了琢磨。

  昨天听到老妈说家里起火,她心急到不行,请完假就着急忙慌的回来了。

  在家里,老爸跟她嘀咕起了白天老妈冤枉牛壮的事,她当时就不乐意了。

  她认为老爸太傻,跟牛壮几乎是一类人。

  “反正牛壮是个傻子,没准卖牛时还会被人骗呢!与其他被别人骗,还不如把两头牛补偿给我们,大不了以后咱多照望下他,时不常的给他三瓜俩枣,没准他还得感激咱们呢!”这是沈芳芳昨晚跟她爸说的话,完全赢得了她妈的赞赏。

  娘俩一拍即合,决定还是得从牛壮身上找补偿,把那两头牛给牵来。

  沈芳芳小手一拍胸脯子,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应下了。

  这不今天起了个大早,从孙晓芬家离开后,就来牛壮家要牛来了么……稍稍琢磨一下,沈芳芳拨弄着肩头垂落的长发,羞赧的说道:“牛壮,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过家家时,你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娶我吗?”牛壮裂开嘴笑了,一脸的傻模样,“娶芳芳,娶芳芳。

  ”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厌恶的色彩,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温言软语。

  “牛壮,现在我家起火了,我上学都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了。

  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,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,不让我再上学,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。

  ”“可是我想上学,我真的好想上学,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,多赚点钱养着你,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,然后给你生娃娃,给你买更多的牛……”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,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。

  “牛壮,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,让我卖掉,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。

  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,就可以赚更多的钱,给你买更多的牛。

  等咱们结婚时,让满院子里都是牛,好不好?”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,连忙兴冲冲的点头,“好!”沈芳芳喜上眉梢,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。

  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,何必呐,对付个傻子而已,几句谎话就足够了!她愈发的得意,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,就吩咐道:“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!”话撂下,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。

  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,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,看着真性感。

  还有那粉色短裙下的小娇媚,随着步伐扭来扭去的,很是诱惑人。

  牛壮看的过瘾,眼珠子直勾勾的,恨不能拐个弯钻进裙子里面去。

  可牵牛的事情,不干。

  沈芳芳走了几步,发现身后没动静,好奇的转身来看,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。

  她催促道:“快牵牛啊,赶紧跟我走,我还着急回学校呢!”牛壮咧着嘴笑道:“不牵。

  ”沈芳芳愣住了,“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,怎么又不牵了?”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的牛腚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牛、壮。

  ”他的意思很明确,一头牛叫‘牛’,一头牛叫‘壮’。

  合起来,牛壮,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。

  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,牛壮,不给牛!这让她有些急眼,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,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。

  这可怎么办才好呢,总不能……色诱这个傻子吧?色诱的念头在沈芳芳脑海中刚萌芽,随即就被她狠狠的掐死。

  色诱牛壮,牛壮配吗?虽然他长相不错,身材也挺好,但这些都无法掩盖他傻子的本质!眼神中的厌烦色彩消失,沈芳芳继续甜言蜜语。

  她诉说着现在多么的需要钱,将来嫁给牛壮后的生活又会多么的美好。

  直说的她口干舌燥了,牛壮终于再次答应,“好,娶芳芳,过好日子!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5746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190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326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105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622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621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7814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b.aspx?32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