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brandy ledford,新手必看

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弄了雷哥的女人。

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哎哟,嗯,嗯嗯……”压抑中透着兴奋,低吟中有着激清,声音是从雷哥家的卧室里发出的,刚打开房门我就听出来了,这是雷哥的马子玲子的声音。

  玲子不过二十六七岁,绝对是风情熟女一枚,包在裙子里的身体丰腴迷人,匈鼓屁古翘,皮肤白嫩,一双桃花眼里秋波荡漾,五官精致的不亚于范冰冰。

  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玲子是人肉榨汁机,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,而且很会玩花样,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。

  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,难道,她背着雷哥有奸夫?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,我越来越气愤,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,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,直接冲了过去。

  卧室门是虚掩的,我一脚就给踹开了。

  “妈的,敢动雷哥的马子,找死!”我的声音还没落下,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。

  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,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,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。

  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,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,随着那销魂的叫声,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。

  借着酒劲,我浑身如同火烧,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,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。

  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身体,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/品,让我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

  “我想要……给我……”说话的同时,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,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。

  我想,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。

  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,大脑里一片空白,我直接脱掉裤子,把她扔在床上,脚下步子迈开,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。

  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,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,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,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。

  很快,我完全陷入其中,快活的忘记了一切,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,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。

  ……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。

  “张浩?你,你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弄我?”完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,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,一张脸艳若红布。

  我懵了:“不是,嫂子你听我解释,我……我们几个喝酒呢,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,今晚要用,给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……然后……你说你想要……”两目相对,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。

  “我?”玲子楞了一下,好像想起了什么,脸色更红:“你听着,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:“真是一场好戏呀!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,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!”雷哥带着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。

  “雷,雷哥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……”我下意识解释。

  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,一句话也不敢说。

  “狗曰的张浩,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,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!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,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!”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。

  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,是我的错,让他们打一顿也好,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。

  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,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。

  平时,雷哥宠着玲子,因为玲子是妈咪,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。

  玲子话还没说完“啪”的一下,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。

  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,然后又跑了出来,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:“雷哥雷哥,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?这不,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,还有两张车票。

  ”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,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。

  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!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,她根本不知(姐弟乱欲)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。

  至于车票,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。

  我也感到莫名其妙,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?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,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。

  “雷哥,我听你的”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。

  “好!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!”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:“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?反正她也被你做了,我也不是小气的人,你带她滚蛋得了,不过,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!”“不不不,雷哥,这事儿一定有误会,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……”不等说完,我头一晕,眼前一片金星闪烁,整个脸肿了。

  恍惚间,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:“雷刚,你刚才说什么?让浩子带我走?好呀,我总算明白了,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,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,这是要借机踢了我……”雷哥冷笑盯着玲子:“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,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?”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:“你俩愣着做什么?快去把他给阉了!”我瞬间明白了,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。

  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,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。

  雷刚狞笑:“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,这就护上了!没事儿,等阉完他,你们就可以滚蛋了!”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。

  狐狸拿出一把尖刀,就朝我走路过来,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,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。

  眼睛一红,我抽出那把尖刀,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,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,不敢继续向前。

  扶起玲子的身体,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,指着雷刚说道:“放我们走,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!”我听人说过,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,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,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。

  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,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“滚”,大嘴让开路,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。

  走出大门,在街口有家诊所,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。

  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,到了街口,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。

  “这钱你拿着,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,再去租一套房子,雷刚这人比较狡诈,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!”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,不由脱口而出:“嫂子……呃,不,玲子,你要去哪儿?” 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,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。

  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,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。

  可她要不是……这事儿太纠缠,说不清。

  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:“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,我们没有……算了,不说这些了,唉……”她幽幽叹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,然后告诉你,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我有种冲动,想以后我来照顾她,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。

  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,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没过几天,我搬到了新地址。

  事实上,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,给雷刚戴了绿帽子,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。

  平静下来,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。

  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,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?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,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,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。

  当然,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。

  ……没有了固定的职业,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,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,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。

  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,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,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。

  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不过在一天晚上,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,救了一个人,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,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。

  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,确实够牛逼,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
  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,车子开不进去,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,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!我记得很清楚,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。

  我突然紧张起来,酒也醒了一半,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?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于是我松出一口气,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,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。

  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!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,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,正妩媚的看着我……玲子胸前鼓胀胀的,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,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……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,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。

  “你来我这儿是……”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。

  “我是来投奔你的!”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:“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。

  ”“投奔我?”我咧嘴苦笑:“这是怎么说的?再说了,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,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!”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,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:“张浩,我说过,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,这件事我搞清楚了,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!”“阴谋?”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,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,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,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。

  雷刚手头花钱大,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,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,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。

  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,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“炮友”,一个免费的妈咪。

  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,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。

  最近,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,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。

  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,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。

  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,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!“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,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,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,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!”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,一脸的落寞,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。

  这段时间,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,让她设法接近狐狸,并且和狐狸上了床,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。

  “现在倒好,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,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……呜呜!”

辰逸呀!你这几年一直在法国留学,研究领域又是国内最先进的,你在世界顶尖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早已经受到国家的重视,加上你自己在法国也努力,直接由硕士毕业就授予你博士学位,在我们交大可是没有这样的人才的,你这次愿意回来在交大任教,我代表校方,向你表示由衷的感谢!孙强诚恳的说道。

  怎么看到自己真实的脸自称未来的朝比奈实玖瑠的女人,自说自话说着我完全听不懂的话语。

  原来是这样,王佐心点了点头,理解了,好了,我们现在应该转移一下话题。

  那是不是可以尝试和伯母沟通一下?不,还是算了,这种强制性手段,虽然很省事的可以让洋娃娃放弃我。

  圣僧太妖孽我这才刚来,她就迫不及待的给我看这样一出好戏,以后的日子还不一定谁给谁好过呢,这Vincy让我回来,不会是让我来下地狱的吧!跟着她这么多年,什么场面没见过,这一两点的小把戏就想把我为难住,你也太小看我了,看看以后到底是谁给谁好日子过!直接再将她拉黑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。

  我惊慌的从床上坐起,刚才的梦配合着不断响起的门铃声,让冷汗不禁直流。

  -----又是分割线------怎么看到自己真实的脸那是当然!男人的视线总是特别火热....一下就知道在看哪里了。

  反过来想想……虽然很辛苦,但是这是这一年以来,自己第一次被别人需要,被别人认可,成为了一家店铺运营中必不可少的一员。

  青怡,你感受到了吗,这就是我们逝去的青春啊!国外也能读书,他总是要回来的。

  (草船借箭的故事)怎么看到自己真实的脸只见白狐狸用它那深红的眼瞳瞪了一眼银灰,银灰就没有再动过了。

  其他人都已经紧张的冒汗,而我们这些正在比赛的选手们自然是紧张的,全身颤抖,清楚知道接下来的情况不容乐观,也不可能轻易的做出其他的举动。

  中间那个眼睛男接下话题。

  哈?你在说什么呢?没睡醒的话就去洗把脸啊……喂喂喂红一叶!你个吐槽属性点满的残念系女主在那里装什么病娇啊!醉眼迷离的林橙微微扬起脸来。

  他老婆依然笑容满面,没事 ,你喜欢阿姨做的东西,阿姨高兴还来不及呢,放宽心吧歌声,阿姨忙碌惯了,你让阿姨不动,反而让阿姨不自在。

  墙壁天花板都在移动。

  圣僧太妖孽”那池苑同学,起来背诵这篇《归去来兮辞》吧!老师期待地看向池苑。

  姑奶奶,你可别有这样的想法,要是老妈知道了,可不是老妈一个人扒我的皮,估计老妈会叫上老爸一起。

  怎么看到自己真实的脸你杀了我们吧,我们不会说的!一个西装男硬气的咬着牙。

   好,马上就来。

  你行动力还真强。

  我找你找得连水都没时间喝一口,你居然还有闲心在外面吃东西,必须惩罚下。

  小护士进来给我说,老妈在门口哭,我说我知道,她每次看到我喊疼都会哭。

  

撞在一起的瞬间,一股莫名的香水味道沁人心脾。

   我不懂香水,所以我不知道这个香水是著名的圣罗兰“ya片”香水,最适合性感诱惑的成熟美女。

   她身材(草船借箭的故事)真得宛如一个超模,腿长腿还带着弹性,说明她经常锻炼这对美腿。

   “啊~” 美女一声销魂的惨叫,压着我,把我压倒在了地上。

  她的胸不大,但跟锻炼过的超模一样,也很有型,所以撞起来,很舒服。

   “谁!谁撞我?” 这美女把我撞翻之后,不但没有自己犯了错的观念,反而还站起来牙尖嘴利的骂:“走路不长眼睛吗?” 大厅里面到处都是女人,天生喜欢围观的女人瞬间都围观了过来。

   我躺在地上,装作到处找,找不到自己的导盲杖。

   “你,你谁啊?你怎么走盲人行道?” 我明知故问的说:“说谁走路不长眼呢,没看到我看不见吗,你长着眼睛和一个瞎了眼睛的撞一起,你这眼睛还不如给我呢!” 好犀利! 围观的小护士们纷纷莞尔一笑,限于眼前这位大美女的赫赫威名,她们当然不敢太过出格,而客户们就没那么多顾忌了。

   眼前这个大美女显得恼羞成怒了,她气得牙痒痒,手里把文件攥成了一团,却怎么也没办法找我麻烦。

   我站起来,这才想起来,我是不是太过分了? 这才刚来第一天,就跟同事发生了冲突。

  尽管它不是我的错,但是说给叶紫和嫂子听却怎么也不好听。

   还好,我这人别的不行,厚脸皮耍贱总是会点的。

   我艰难的爬起来,找到了自己的导盲杖,然后站起来在地上敲了敲,选择了和出门完全相反的方向,一边走一边说: “以后你走路注意点,都撞成什么样了?我听你好像是穿了高跟鞋,要是崴到脚就不好了。

   一边说着场面话,我一边往养生馆正门进去的大大的影壁走过去。

   “唉”看傻了的护士小声的想要提醒我,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听她的呢? 我笔直的走过去,然后越走越近,直直的撞到了影壁上,duang 的一下,我又倒在了地上。

   我这故意的出丑让全大厅的女人,还有闻讯赶来的其他客人都捧腹大笑。

  这次他们再也忍不住身为女性的矜持,纷纷笑个不停。

  就连那个性格火爆的大美女也站在那里,气恼的表情也被笑容瓦解。

   我看把所有人都给逗乐了,我就知道今天我好歹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好印象,再加上我这个在众多老腊肉里面显得帅得多的脸,在这个养生馆里面混的开的机会大大增加。

   “谁?谁把门给关上了?” 我那一撞虽然是假的,但还真有点儿疼,我揉着额头,奇怪的说:“这门什么时候改成琉璃了?” “你走反了!” 刚刚认识的,名叫李银玲的小护士从人群里面挤了出来,跑过来一脸骄傲的对我说:“刘医师,我是刚刚的李银玲啊,我来扶您回去吧。

   “哦哦,行。

   正好她过来了,我就借坡下驴的说:“好好,我咋走反了呢?我感觉我走的没错啊?” 李银玲扶着我往楼上走,却突然被后面那个火辣大美女喊住了。

   “李银玲,你过来,再请个姐妹扶扶这位上去。

  我有事找你。

   李银玲的表情马上僵硬起来,但是似乎这女的地位还不低,她就无奈的说:“好的,黎经理。

   她的普通话说的不错,我听得出来,是黎,不是李。

   那边又换了一个女护士扶着我上楼,我就听到后面的谈话。

   黎经理似乎自带一种威压,让所有的护士看到她都战战兢兢,她说话也毫不客气,“李银玲,刚刚那个男的,他是谁?” 李银玲看了一眼黎经理,赶忙解释说:“他是今天新来的医师啊,叫刘正,是叶姐亲自带过来的,说是她的弟弟,你也看到了,他他看不见的。

   黎经理自知理亏,所以别过话题说:“医师?在咱们养生馆有男医师?这怎么回事?我是护理部的经理,我怎么不知道?” 李银玲这姑娘倒不错,还为我说话说:“黎经理,他是催乳部的啊。

  在四楼的催乳男部。

   这黎经理看找不到找我麻烦的理由,就挥挥手说:“行了,你先走吧。

  回头我问一下叶姐。

   原来催胸部这边,还是催乳部啊。

  有个催乳男部,那就应该有个催乳女部了? 我一边走一边想。

   也是了,中年人的理念大都还是很保守的,有夫之妇的家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,应该也不会找我这种男技师去催乳。

   走到四楼,我躺在休息室里,喝着茶,给嫂子打电话。

   “喂?嫂子,是我啊。

   “阿正?你在养生馆里怎么样?有没有跟别人起矛盾?客人对你的评价怎么样?”嫂子一接电话,就是一串的问题。

   我知道嫂子对我的关心是最真诚的,她对我的关爱没有任何的瑕疵。

   我笑着说:“哪有啊!我第一次来养生馆,现在都在实习期呢。

  第一天我应该不会接待客人,我现在正在熟悉环境呢。

  您放心,这里的配置顶的上豪华公寓了,我在这里很安全,也很舒心。

   “那就好。

  嫂子长舒了一口气,那边忽然听到了佳佳的哭声,我赶忙说:“嫂子你忙吧。

  我再适应下。

   “嗯,你几个人在外面要多注意安全。

  嫂子不求别的,只要你能安全着就好,钱不钱的都不是问题。

  嫂子说着,还带上了哭腔。

   我知道是我的离开,让嫂子有点伤心。

   我赶紧说:“不会的,我还等着看着佳佳结婚呢!” “哇哇!”佳佳声音更大了,嫂子赶紧说:“我先去看佳佳了,回来说。

   挂掉电话,我这边的大门却被突然撞开,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医师进来大喊:“喂,你是新来的催乳师吗?赶紧过来!出事了!”

  两年前认识女友,我们俩不是一个城市的,她甘肃我河北。

  恋爱时考虑过两家距离远,她家里就她这一个女儿,我上面有三个姐姐也远嫁他乡,我们一家都是农民,姐姐们过的也不怎么好,大姐前面离婚带着孩子去外地打工了,二姐做生意赔了钱欠一屁股债,三姐家庭条件虽然可以,但钱都在她老公手里,她婆家人都是铁公鸡一毛不拔。

    我女朋友家庭条件不错,虽然她老家也是农村的,可她爸妈有工资还种田。

  当初刚恋爱的时候是背着家人的,就是怕家人因为距离远不同意,后来她爸妈知道我们恋爱后,先是不同意,后来又说要我做倒插门女婿,我家人自然不乐意,三个姐姐都远嫁他乡,剩下我这一个儿子在家,他们说什么也不会让我做别人的上门女婿。

    最后在女友的说服下,她家人同意了,但是要我给16万的彩礼钱,说是女儿不在身边,用在以后养老。

  话说的倒是很实在,现在去医院看病都那么贵,16万并不多。

  口述:为了16万彩礼我爸妈年过60还要去打工  可对于我来说则是一大笔钱,我没什么文化,只能靠出体力挣钱。

  我爸妈也都是农民,根本没攒多少钱,我那三个姐姐也都指望不上她们能帮我。

    万般无奈下我爸妈说要在附近厂里打工,平常捡个塑料瓶也能卖钱,只要我能把媳妇娶回家。

  听完这话后我哭了,自己好无能,爸妈都60了还要为我结婚攒钱。

    现在我和女友都很为难,我们俩的工资加起来才6(姐弟乱性)000块钱,除去生活各种花销一个月最多攒3000块钱,我爸给厂里看门一个月1500,我妈在编织袋厂做一些简单的工作每月才800块钱。

  我开始想着自己选择的婚姻到底对不对,该不该为了这16万彩礼钱让年迈的爸妈辛苦劳动,我心痛不已!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642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588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2172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630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399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750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744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c.aspx?76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