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秋本 麗子 色情,新手必看

一石激起千层浪!瞬间,整个班级便是安静了下来,紧接着是一阵吁叹的声音响起,而此刻正站在讲台上的赵灵儿也是愣了一下,将目光转移到我这边的时候,俏脸明显有些红润,但很快,她还是让自己平静下来,旋即征询道:“赵灵儿,你刚才在说什(我的男友一千岁)么,老师没怎么听清,能不能再重复一遍?”“灵儿老师,我说,张野这人心术不正,在你转身的时候偷偷看你,而且盯了很久,还吞了几口唾沫,还好我发现的及时,打断了他这种恶略的行径。

  ”面对赵灵儿的询问,周若雪倒是不怯场,挺了挺初具规模的小胸脯说道。

  同一时间,我只感觉一阵脸红燥热,内心尴尬的厉害,特别是面对全班同学那种异样的目光,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,但最让我在意的,还是赵灵儿那略显失望的申请,虽然只是稍纵即逝,可落入我的眼中,造成的伤害却是成吨的。

  反观周若雪这边,带着小酒窝的嘴角微微翘起,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,似乎举报了我,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。

  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虽然我和周若雪同桌这么久,但关系一直不太融洽,甚至是有些极端,而这一切的源头,还是因为我的家境,虽然我住在林姨家里,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农村人,至于我爸妈也是常年在外打工,很少回家。

  有钱人看不起没钱的,这是自古以来的社会现象,更别说周若雪这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,还有一些背景,自然而然会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去看待我。

  但凡事,总得有个度,或者说,总得分个场合,而周若雪今天的行为,却深深伤害了我,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间的差距,在有意无意间都会去让着她,去退让,尽量不让矛盾凸显出来,可现在,我却感觉憋屈的厉害,哪怕周若雪再漂亮,身材再好,声音再好听,在我眼里,就如同一根鸡肋,食之无味。

  与此同时,我内心也悄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,既然周若雪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,存心和我作对,那么有一天,我将她按在身下,狠狠蹂躏,占有了她的身体之后,对我的看法会不会改观呢?一旦这种思绪在我心中留下种子,便开始肆意蔓延了起来,此刻的周若雪,在我眼里似乎就成了一个泄欲的工具,有朝一日,我定然会让这小妮子后悔!在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后,柳芸儿已经走了过来,伴随来的,是一阵好闻的奶香味儿,没等我享受多久,她一句话便将我的心打入了谷底。

  “张野,平时还看你挺老实的,嗯….算是老师小瞧你了,下课后去我办公室一趟吧。

  ”说完,她便重新走上讲台,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边,而周若雪脸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顶峰,甚至是炫舞扬威似的理了理额前秀发,旋即坐了下来,但下一秒,她却“哎呦”一声,一屁股落在了地上,裙摆一扬,露出两条青春水嫩的大长腿,隐约间还能瞧见别的颜色,,,,,,“张野,你干什么?”目光快要杀人,周若雪坐在地上,一边扶着后腰,一边瞪着我。

  “我没干什么啊,是你自己要坐的,关我什么事?”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,其实早在之前,我就将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,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,老虎不发威,还当老子是病猫了?“行!算你小子有种,给我等着瞧,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!“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,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,旋即自己起身坐定,而赵灵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,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,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。

  毕竟,学生间产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师去介入,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,当然,也不排除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,如果作为老师不管不问的话,那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。

  教育,本身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。

  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下课铃响起,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,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,而我只能跟在赵灵儿身后,前往她的办公室。

  中途,我的目光一直在周若雪挺翘的臀部上聚焦,虽然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天鹅裙子,但依稀可见那个轮廓,伴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,充满成熟女人风韵。

  与此同时,我的脑海渐渐浮现一副特别的情景,那是赵灵儿老师,被我按在身下,几乎每一帧画面,都能令我浮想联翩….想到这儿,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几口唾沫,而这时办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,我赶紧收住思绪,就在我即将跟随赵灵儿走进去的时候,一道略显臃肿的身影却从走廊那边走了进来,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灵儿老师,早啊?”“嗯,夏主任早。

  ”转头看了那道身影一眼,赵灵儿微笑道。

  “夏主任好。

  /与此同时,我也尴尬笑着朝他打了一句招呼,这人叫夏流,正是周若雪的亲舅舅,同时也是学校教导主任,手里掌握着保卫科十余名干将,是令不少混子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。

  “呵,你小子怎么回事,是不是犯错惹我们的灵儿老师生气了?”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赵灵儿身上移开,这时的夏流,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,之前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一抹特别的狠厉。

  不愧是混子学生克星,但是那份气质,就足以令人颤栗。

  “没呢夏主任,我就是有个问题,想请教请教灵儿老师,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。

  /看到夏流的这副反应,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原以为周若雪会去找她舅舅告状,但目前来看,夏流对这件事情还是不知情的。

  

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,规模还有些局限,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,那种视觉冲击,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。

  “王医生,是,是不是没得治了?”楚晨带着哭腔,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。

  这演技,不得不服!王玥琪回过神来,赶紧摇摇头,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“没,有的治,有的治,我这就帮你,你,你别乱动,知道吗?”楚晨乖巧的点点头,王玥琪深吸一口气,然后一把握住……嘶!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,而王玥琪也很震惊,这还是她第一次,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。

  她动了几下,喉咙不停滚动,声音都沙哑了几分。

  “小晨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“有些麻麻的。

  ”楚晨道。

  “这是正常的,接下来,你按照嫂子说的做,知道吗?”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。

  “怎么做啊王医生?”楚晨一脸茫然。

  “我趴在桌子上,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,看到了吗?”王玥琪指了指下面,细心指导。

  “哦哦,好的,我知道了。

  ”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,傻子就是傻子,很听话。

  她扭过身,双手趴在桌子上。

  娇声道:“小晨,来呀,往这儿顶。

  ”看着眼前的一幕,楚晨都快流鼻血了。

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平日里高高在上,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,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。

  他屏住呼吸,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,可转念一想,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,以免被怀疑,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。

  “小晨,你往哪儿弄呢,错了错啦。

  ”王玥琪扭动着身体,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。

  “王医生,没错啊,你说的就是这里啊。

  ”楚晨疑惑道。

  王玥琪翻了翻白眼,真是恨铁不成钢啊,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,要是个正常男人,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。

  她在心底叹了口气,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:“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,知道了吗?”楚晨恍然大悟似的,“知道了知道了,就是这儿!”听到这话,王玥琪会心一笑,可下一秒,楚晨的举动,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,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,嘴里还得意的笑着。

  “嘿嘿,现在对了吗,王医生。

  ”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,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,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。

  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,楚晨浑身一个激灵,反应又强了几分。

  同时,王玥琪也非常震惊,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,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,难受得不行。

  这种异样的感觉,刺激着她,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。

  “不要……”楚晨愣了一下,停下来,疑惑道:“王医生,我弄疼你了吗?不要什么啊?”“不要停,继续!”王玥琪哀求道。

  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,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,身体靠了上去。

  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,穿过裤子,通过皮肤,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,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。

  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,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,想到自家男人,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,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,现在才知道,女人能不能幸福,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。

  “好舒服,小晨你好棒。

  ”王玥琪放肆的叫着。

  听到她浪叫,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,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,可他不能这么做,只能强行憋着。

  “嗯啊,不行了,好想要。

  ”这种感觉虽然刺激,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,并不能满足王玥琪,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,狠狠往后抵,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。

  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,可越这样她越难受,脑海里充满了渴望,这一刻,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,再也顾不得其他。

  打定主意后,她深吸一口气,转过身,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,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,眼色迷离。

  “小晨,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。

  ”不等楚晨回答,她就缓缓蹲下身子,看着眼前的东西,她舔了舔红唇,小嘴微张。

  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,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,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。

  更重要的是,她还自称嫂子,这可是亲近的称呼。

  不得不说,王玥琪的活儿很好,三两下,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,差点直接投降,不过好歹他能坚持,硬生生给憋住了。

  过了十几分钟,王玥琪累得够呛,擦了擦嘴角,低声问道:“小晨,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。

  ”“没有,不尿尿,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。

  ”楚晨摇摇头。

  王玥琪大惊!还真是捡到宝了,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,那要是真弄起来,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?她心里痒痒的,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,可就在这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,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。

  “糟了。

  ”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,哄骗道:“小晨,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?”“什么游戏啊?”楚晨道。

  “躲猫猫,你到里面去藏起来,嫂子来找你。

  ”“好啊好啊。

  ”楚晨雀跃的拍拍手,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。

  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,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,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,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。

  到了里屋,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,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,万一被发现就完了。

  可走到半路,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,这要是空手回去,嫂子那边怎么交代?想到这儿,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,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。

  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,叫吴正德,三十多岁了,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,也是小学的老师。

  “吴老师,你可是有媳妇的人,别动手动脚的。

  ”王玥琪皱着眉头,露出厌恶的表情。

  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,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。

  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,满足不了他媳妇,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,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。

  这不,大早上就被骂了,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,酒精麻痹之下,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,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。

  “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,我,嗝,我要你做我媳妇。

  ”吴正德摇头晃脑的,伸手就朝王玥琪胸前抓过去。

  “啊,吴老师,请你自重!”王玥琪吓了一跳,双手死死捂住胸口,往后退一步。

  楚晨见状,赶紧跑过去,一把推开吴正德,傻里傻气道:“你走开,不许(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)欺负王医生。

  ”吴正德愣了一下,然后破口大骂。

  “你个臭傻子,别多管闲事,滚开。

  ”说着,他就一脚踢在楚晨的肚子上,同时,楚晨也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。

  剧烈的疼痛,让吴正德清醒了不少,他捂着鼻子,恶狠狠地瞪着楚晨,“你个小逼崽子,没爹没娘的贱种,你敢打老子,老子弄死你。

  ”“吴老师,你住手,小晨还只是个孩子,你要是再乱来,我可就叫人了啊。

  ”王玥琪急忙上前挡在楚晨面前。

  吴正德攥住拳头,强忍住怒火,这事儿要是被自家媳妇知道了,肯定吃不了兜着走,犹豫了一下,他恶狠狠地指了指楚晨,然后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。

  不过他却不知道,身后正有一双宛如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楚晨从来没有忘记,这个吴正德,每次心情不痛快的时候,都会拿自己当出气筒,那会儿自己傻,被他打骂,还跟着傻呵呵的笑。

  这些账,他一定要算回来!“小晨,你没事吧?”王玥琪关心的打量着楚晨。

  “没事,王医生。

  ”楚晨笑呵呵的说着。

  王玥琪好奇他怎么跑出来了,不过也没多问,只是牵着楚晨的手就往屋里走,毕竟,还有些事情得完成。

  关上门后,王玥琪摸了摸楚晨的肚子,柔声道:“痛吗?嫂子给你揉揉。

  ”“王医生,你给我吹吹吧。

  ”吹吹?听到这话,王玥琪下意识看到楚晨隆起的部位,俏脸瞬间变得羞红。

  下一秒,她撩起楚晨的衣服,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,热乎乎的气打在皮肤上,让楚晨感觉酥酥痒痒的。

  看着王玥琪嘟起来的小嘴,他立马有了反应。

  “呀!”王玥琪眨巴着大眼睛,“小晨,你这病又犯了。

  ”“王医生,那你赶紧救我啊。

  ”楚晨满脸害怕。

  “刚刚还没治疗完,嫂子继续帮你,把裤子脱了先。

  ”本来王玥琪还想着怎么才能继续和楚晨做那事儿,没想到这家伙那么敏感,只是对着肚子吹了口气儿,反应就这么强烈了。

  到底是年轻气盛啊!楚晨麻利的脱掉裤子,站在王玥琪面前。

  王玥琪肆无忌惮的欣赏着,小腹处的邪火越来越烈,她先是伸手把玩了一下,然后让楚晨坐在椅子上。

  “小晨,你先坐下。

  ”楚晨坐下后,王玥琪脱掉白大褂,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衣和牛仔短裙。

  王玥琪撩了撩裙子,坐在楚晨大腿上,双手环抱住他的脖子,吐气如兰,“小晨,揉我。

  ”楚晨怔了一下,“揉哪儿啊?”他是真没反应过来,一时间有些懵逼。

  “揉这儿。

  ”王玥琪挺了挺胸前的两片雪白。

  投过衬衣口子,能清晰的看到里面……看到这着,楚晨喉咙滚动一下,口干舌燥道:“王医生,你这儿怎么有两个大雪梨啊?”雪梨?王玥琪噗嗤一笑,“你个傻瓜,这不是雪梨,这是……”

……就,我可能还是有点放不开。

  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灵兮看了洛一老妈一眼,再看了看早餐,静静地定住了一会,好像在权衡着什么,一秒后,她终于还是决定……顾清婉微微喘气,这个教室真是太难找了。

  像寄居蟹一样只露出脑袋还有呆毛,平时郁闷地低头打游戏,要么就是嘟着嘴朝我闹变扭。

  感谢对方付出的句子说实话,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女班导对我勾引的成分,所以哪怕嘴里说着喜欢李雨桐要告白,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女班导的话语吸引,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今晚会不会睡在女班导的床上,等等等等,那些暧昧又猥琐的想法,在我脑海中真实的呈现出来,难道她们每次都是往这边来的?白杨跳高的时候,洛成君特意去看了眼,白杨不慌不忙地走到杆前,感受高度后,随意地走到一旁,双臂一震,飞快跑到杆边,双脚用力一蹬,瞬间脱离地面,身子像飞燕一样腾空而起,向上跃起,轻松过杆,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  果然,你是有备而来。

  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在离家后,第一次尝过路边烧烤的滋味后,我发现我错了。

  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交谈,直到到了宿舍楼下。

  唐类别啊,你帮我去报名,你跑步的时候我帮你看衣服拿手机。

  你胡说什么呢,我家小姐才不稀罕东宫之位呢天心越说越急。

  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最让我头疼的,就是这个分组问题……我的小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!叶然的学生制服上沾满了无数男生的脚印,黑色的长发被一些男生无情无义(是男人就把她搞大)地践踏着。

  在星珞的不远处,一辆银白色的凯迪拉克缓缓驶来,车体的曲线优美有一种不能言喻的美感,这一切无不象征着车主人的品味层次。

  芳玉的一双柳眉拧紧,道:“刚才安公公来报,说兵部尚书早朝结束后,在回府的路上被人暗杀了。

  语毕,如来时一样神秘出现神秘消失。

  人们总是以为奋斗过就能过上好日子,一切都会变得更好,就好像我们高中高考的时候死命啃书,好不容易到了大学,以为人生巅峰就要来了,我们快乐的日子就要来了,别人有的,我们也会有。

  我躲开瑞雪的腿,并顺手捉住她的小脚。

  夏雅,你怎么突然想玩这种东西了。

  感谢对方付出的句子滚滚滚,打个锤子铁,人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再说了,我们要走的路还长,第二次见面,就这样,我他妈又不是禽兽。

  他那石臂的肩膀部开始裂开,变成了减去阻力的梭形,这一拳势大力沉。

  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原来如此,刚才耳边的风声就是柯尔琉斯飞过来的声音,金色的闪光是琳达的魔法,她带着我远离了那个萨蒂酋人。

  我怀抱着我的沙漏,艰难地朝他们挥手,再见——放松下自己,灵魂得到净化升华!刚要低头,他用手抬着我的下巴,吻了过来。

  直到那一页: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400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288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2913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688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109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134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510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ized-rubber-bands.com/twe.aspx?852.html